新欢有点儿帅

公子齐

首页 >> 新欢有点儿帅 >> 新欢有点儿帅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迪奥先生 女主她有锦鲤运 为你摘下满天星 你是我的万有引力 我的印钞机女友 盲点 好想住你隔壁 辗转又念 总裁大人,超给力! 江三爷的心尖宠
新欢有点儿帅 公子齐 - 新欢有点儿帅全文阅读 - 新欢有点儿帅txt下载 - 新欢有点儿帅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242章 242我哪里得罪你了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范秋色喝了一点儿水,被沈流云请去餐厅。

家里的阿姨又添置了两个小菜,沈流云帮她把热腾腾的海鲜粥摆到范秋艳面前。

“阿姨,快吃吧。”

范秋艳局促的捧着碗:“谢谢。”她回头看了眼傅清浅。

沈流云说:“我嫂子刚睡醒,吃不下东西,一会儿想吃了再给她加热。”

傅清浅套了件大外套走去阳台。

她没想到沈叶白会叫范秋艳过来,但是,因为是沈叶白的决定,她还能平心静气,思考他的用意。沈叶白叫范秋艳过来,绝不可能是为了给她添堵。那么,就是帮她了却遗憾了。

跟家里人彻底断绝关系,真的就一点儿遗憾都没有吗?

尤其自己怀孕之后,傅清浅的感触更深了,心里也更空了。时常有一个角落很孤寂,她知道那是一种人生中不可避免的遗憾。

她了解沈叶白的用心,显然是想将那部分缺失替她填满。

傅清浅坐到阳台的椅子上想事情。

太阳已经升得老高,万丈光芒洒向大地,弥漫在夏城的青雾被驱散了,整个城市煜煜生辉。

以前说过了,沈叶白所居住的房子,地理位置得天独厚,站在这里俯瞰万物,能将大半个夏城的景致尽收眼底。那样雄伟繁华,站在这里却感受不到城市的一点儿喧嚣。城市被消了静音之后,静谧和谐得好像一幅画。

沈叶白封闭治疗之前,天气好的时候,两人总会坐在这里透气看风景。

长时间俯看万物的结果就是人的心胸会变辽阔,以前很多狭隘的念头会忽略。很多陷入逼仄的,难解的问题,也渐渐有了新的认知。

这段时间傅清浅不是没有思考过自己与家人的关系,不可否认,她的原生家庭是病态的。为了摆脱这种病态,很多时候她极尽冷漠,现在想一想,有时是否又步入了另外一种极端呢?

她厌恶傅清清,是因为那个女人已经被世俗荼毒得面目全非。

而傅清清也同样厌恶她,是因为她逃避世俗,已经到了冷漠无情的地步。

她们两个,一个被世俗的泥潭淹没。一个高高在上,不近人情。

到底哪一个是真正正确的呢?

我们人类有一个最大的特点,就是对别人的家庭,总是充满耐心和宽容,对自己的家庭则时常无法忍受。

沈叶白的家庭受多少人羡慕,但是,不可否认,沈叶白却在这样的家庭成长环境中落下心理顽疾,痛苦不堪。

傅清浅开导他的时候,也多拿积极的层面来鼓励他。那些爱和无可奈何,她都看到了。为此,她愿意帮尹青保守秘密,沈叶白问起来的时候,她也没有全盘托出。

想来沈叶白跟她有一样的心态。从他的角度再来看她的原生家庭,可悲,可怜,却也并非那样罪不可恕。

残酷的夹缝中,它还有它的温情。

咬牙切齿的傅清浅选择无视,但是,沈叶白愿意帮她临摹。让她看到,这样灰黑为主色调的画面中,其实也有属于它的一缕阳光。

只要她肯细心观察,就会发现它的光与热。只要是光,就是有生息的。如果不湮灭的话,没准就会扩散,放大,有朝一日冲破所有生活的迷雾,让原本充满阴霾的家庭生活变得阳光普照。

生活本来就是一路走,一路和解的过程。不仅包括自己与自己的和解,还包括自己与家庭的和解。

如果年纪越来越大,却参不透这个道理。那么,内耗的只有自己,痛苦的也只有自己。

沈叶白显然是完全懂得了这样的道理,所以,无声无息的再传递给她。

傅清浅就是标准的“当事者迷”,身为一名心理咨询师,她什么道理都懂。可是,她没办法反过头来治愈自己。也没能力治愈自己,让自己不与败破的家庭苦苦纠缠。

沈叶白现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,化成一面镜子搬到她面前来呈现给她看。

如果他的问题她都看明白了,再通过这面镜子映射出的东西,思考自己,总该不难想明白了吧?

傅清浅暗暗的吸着气,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确保自己默不作声。可是,这一刻她真想沈叶白啊。

那样脆弱又强烈的思念他,如果这个时候他能坐在她身边,亲口把他所要表达的道理说给她听该有多好。而不是沿着他指引的轨迹,慢慢的自己去领悟,她可能还能傲娇的找个台阶来下。而不是现在这样道理通透,大彻大悟,却又别扭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这里太凉了,你不要坐在这里太久。”

一个声音传出来,将傅清浅的思绪“咔嚓”剪断。她不悦的回头,是范秋艳走了过来。傅清浅怒目,就像私人空间不经允许突然有人闯入。

但范秋艳明显是不会识人眼色的,她只管唠叨着说:“听你小姑子说你感冒才好,怎么一点儿都不注意?现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,也该想想孩子。都是当妈的人了,还是这么任性,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成长慢,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……”

傅清浅被吵得很烦,站起身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范秋艳接着又对另外一件事表示不满:“人家都把饭做好了,到了时间你不吃,一会儿还要专门热给你吃。而且,你现在的生活有规律,对孩子也是一件好事。别以为孩子在肚子里就什么都不知道,你孕期的作息规律,完全会影响到孩子出生后的作息规律,所以,不养成好习惯怎么行?”

“好了,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当母亲的,到了一定年纪,多半都很唠叨。尤其范秋艳这种完全家庭主妇型的。做人的大道理可能不懂多少,但是,生活经一大堆。

初来乍到局促那么一会儿之后,很快就在自己女儿面前恢复本性。而且,不大会看眼色,不管傅清浅高不高兴,看不惯的事情总要唠叨几句。

人也嫌不住,自从她来,家里的阿姨清闲了很多。

傅清浅的生活她自己料理比较心安,与此同时,那些唠叨的话语也围绕傅清浅周身,每天跟念经一样。

把傅清浅念烦了,跟她顶几句嘴。

可是,管不了多少用处,范秋艳又开始全面的“监管”她。

傅清浅有时觉得很烦,但是,不得不承认,有自己的妈妈料理生活,随意了很多。

就算之前的阿姨也样样都很周到,但总是客客气气的,傅清浅说话自然也会注意。

自己的母亲就不同了,不高兴便吵两句,转首又都心无芥蒂,不用顾及很多。

自从范秋艳来了,沈流云就不用长时间耗在这里了。时常来看一眼,跟傅清浅说几句话就离开了。

有时看到傅清浅和范秋艳吵嘴,她嘿嘿的笑着:“哎呀,这才是母女间正常的相处模式,每个人都这样啦。以前我妈比阿姨还唠叨,我都忍受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伤感起来:“现在我倒是希望有个人能这样唠叨我,但是,不可能了。除了自己的妈妈,谁会这么操心自己。”

傅清浅被沈流云说愣了。

过后不由思考,什么叫母女间正常的相处模式?一边唠唠叨叨,又一边停止不了纠缠吗?

像范秋艳这样,嘴巴上惹人嫌,但又忍不住帮她做这做那?

傅清浅茫然的啃起手指,思考这些年来自己同范秋艳的相处。

不,自从她出来念大学开始,她们便没有机会生活在一起。哪怕短时间的同住都很少,她总是有意避及。

渐渐关系就生疏了,范秋艳插手不上她的生活,便一点点没了发言权。

原来,她不是不管她,只是没有机会。把她放到身边,她照样会不知深浅的干涉她的生活,像插手傅清清的生活一样。

所以,不是范秋艳对她的生活漠不关心。是她以为自己的女儿从来不需要她。

一个从不需要别人照顾的人,自然给人一种无所不能,超级强大的感觉。

一直以来,傅清浅讨厌家里人过份的依赖,觉得他们像恐惧影片中的吸血鬼。现在她却像猛地顿悟,这种无所不能的感觉就是她自己塑造并呈现给他们的。

一开始并没有人指望她做些什么,是她不肯向生活示弱,给了别人希望的光火。她分明知道,一旦强大的印象落下了,开始的时候又不懂得拒绝,所取就会变成一种常态。

依赖的确是他们的短板,但是,她就没有从中获得过什么吗?

傅清浅曾在无数咨询案例中问过她的来访者,在你们家里人无节制压榨的时候,确定没有你想得到的东西吗?比如说成就感?以及被崇拜的感觉?

答案是不置可否的,因为任何一种关系的建立,都是以相互得到为前提,不然很难保持长久。

为什么她能清析的看懂别人,却看不透自己?

门板突然被推开,范秋艳将晾晒干的衣服拿进来。看到傅清浅,才猛地想地来,她又忘记敲门了,傅清浅已经不是一次提醒她。

她尴尬了一下说:“我把衣服拿进来,没腾出手敲门。”实际上是没有这个习惯,以前不管是在自己家,还是傅清清家,每个人都是这么粗枝大叶。

傅清浅这回没有说她,她低着头:“放在床上就行。”

范秋艳走近,问她:“你怎么了?”发现她好像哭了,不由担心的问:“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

傅清浅轻轻的吸了下鼻子:“身体没有不舒服。”

范秋艳叹口气说:“想到沈叶白了是不是?我知道你挂念他,他肯定也挂念你。但是,赶在这个时候,为了孩子,也得放宽心。”

傅清浅说:“我知道。”她让范秋艳坐下,接着问她:“在你眼里,我和傅清清有什么不同?”

范秋艳想了下:“你比你姐省心一点儿,她比较让人操心。”

“是不是你感觉跟她更亲近?你们在一起的时候,才更像一家人?”

范秋艳愣了下,“你怎么会这么问,你们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会有什么分别。只是,你姐这些年的生活你也知道,每一段婚姻都很不幸,生活得鸡飞狗跳。很多时候跟她讲道理也没用,不是她听不听的问题,而是她根本不能理解。你也知道,她没读过几年书,你姐的脑子从小就不太好使。不像你,有文化,赚得也比她多。所以,平时我不太操心你。”

说到末尾,范秋艳声音抖了下,踌躇的看着她。

傅清浅有些沉侵在自己的思绪里,她已经下意识重新调整自己在一些事情上的认知。

范秋艳突然又唤了她一声:“浅浅……”

傅清浅抬起头来看着她。

范秋艳紧张的开始搓手,因为紧张,她的眼眶也有些泛红。等了一会儿,她终于说:“叶白说你患有抑郁症,几次抗争,都是死里逃生,吃了不少的苦……

傅清浅神情错愕,她没想到沈叶白将她患有抑郁症的事也跟家里人说了。

范秋艳已经泣不成声,责备她说:“你这个傻孩子,为什么这种事情还瞒着家里人,不跟家里人说?你觉得我们不会心疼你,不会关心你吗?凡事都自己扛着,难怪你姐说你从不把我们当自家人看。这些年我们的确是做出很多拖累你的事,你姐时常讲话也比较刺心,但是,并不代表大家不关心你的死活。有的时候家里人压榨你,是觉得你有那个能力,你是家里人炫耀的资本,不知道你姐私下里多以你为荣。如果你过得真是不好,把你的难处告诉大家,我们又怎么可能不管不顾?”

傅清浅低着头,泪珠子无声的往下落。她隐忍惯了的。

可是,这一刻还是觉得无比难过,心里有一角坚硬的地方融化开了。

所有堆砌起的坚强,都瞬间稀里哗啦轰然倒地。

她一时间也像个无助的孩子。

范秋艳用她粗糙的手指,心疼的揽过她。

“不要哭了,以后就好了。你嫁给沈叶白,是你的福气。他是真心对你好,默默为你做了很多事。不光是你,就连我和你姐那一家子,都被他安顿得妥妥当当……”

傅清浅泪眼婆娑的抬起头。

范秋艳说:“你姐的治疗费用是叶白出的,除此之外,他还给了我们充足的生活费用。梁温入狱后,他帮你姐找了一份稳定轻松的工作,你姐脸面上跌不上,也是打心底里感激叶白。这些年她换了几任丈夫,哪个给过她这样安稳的生活?你姐这些年撞得南墙多了,也该知道回头了。”

可是,即便做了这么多,沈叶白却从来没有跟她提及过。

他嘴巴辛辣,多半恶毒。可是,他的好,春风化雨,无声无息,慢慢将她的生活滋润得生机勃勃。

傅清浅想,这就是他爱的那个沈叶白。

沈流云接到付明宇的电话,付明宇说他要请客吃饭,问她来不来?

“如果朋友很多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付明宇的朋友她大都不认识,而且那些人活力四射,有她一个小姑娘在场,他们反倒放不开手脚玩。

付明宇笑笑:“没有别人,就请你自己。”

沈流云嘿嘿笑起来:“那我过去,我要吃很多好吃的。”

“所有的招牌菜都帮你点上了。”

沈流云欢呼雀跃,拿上包去饭店。

春风和暖,女孩子穿着颜色鲜艳的春装,就像新抽条的树枝,又像刚刚绽开的桃花。肌肤白得似有光芒反射,真正的青春逼人。

当沈流云从饭店的旋转门走进去,立时整个大厅都被她的活力感染到了。

女孩子笑容满面,问大堂经理502包间要搭哪部电梯。

不等经理说话,身后一个声音说:“我也去五楼,跟我一起吧,沈流云。”

遇到熟人了吗,沈流云转过身,男子西装革履,雪白的衬衣领子,映着他的眉目倒也精致温润。哪里见过?但她不太记得了。

“你认识我?”

大堂经理热情的说:“江先生,您来了,包间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江先生?

沈流云傻着脸,还是没想起来这是哪位江先生。

江方喻想,果然,他在这个女孩儿头脑中的零星影像已经荡然无存。

他抿了抿嘴角:“走吧,我带你上楼。”

沈流云尾随他进了电梯,好奇心驱使,她忍不住问:“江先生,我什么时候见过你吗?”

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她,“江方喻。”这回该有印象了吧?

不想沈流云蓦然沉下脸,“原来你就是江方喻。”电梯门打开,她一边走出来,一边又说:“无所不用其极的江方喻,我哥哥的手下败将。”

沈流云对是否见过这个人真的没什么印象了,虽然同在夏城,但她从不涉足他们那个圈子,又加上年纪有差距,两人几乎没有碰面的机会。

但是,江方喻是沈叶白死对头这件事,沈流云还是知道的。光是沈叶白有心理疾病被他公诸于众这件事,就足以让她恨得他牙龈痒痒。

所以,沈流云故意用言词讥讽他。

不想江方喻真的被刺激到了,他的反应异常大。伸手拉上她的胳膊问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他焦灼的盯着她的脸。

男人的手劲天然大,情绪激动的时候就算不刻意用力,沈流云细胳膊细腿,还是疼得尖叫:“啊,你放手。”

江方喻反应过来,又像触电一样缩回手。

“捏疼你了?”

此时付明宇恰巧闻声走了出来,看到沈流云和江方喻共同站在电梯门口,他大步走过去,愤慨的说:“江先生连一个小姑娘也欺负吗?”一走近,他下意认识把沈流云拉到近身处,问她:“没事吧?”沈叶白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,何况沈叶白现在不在这里,他更不能叫人欺负了她。

沈流云自然而然的躲到他的羽翼下,摇摇头说:“没事的。”

江方喻冷眼望着两人亲昵的举动,他的脸上挂上惯常的阴冷和莫测。

嘴角讽刺的一钩:“付总太激动了,我江方喻再卑鄙下作,也不至于为难一个小姑娘。”他的视线落到沈流云白白嫩嫩的小脸上,倔强之中充满怨恨,显然是冲着他的。

付明宇说:“这样最好。如果要我知道有人欺负她,那就是跟我付明宇过不去。”他叫上沈流云:“走吧,不是要吃好吃的,都给你端上桌了。”

江方喻站在原地,看着两人步入包间。沈流云真跟雀跃的小鸟一样,就那几步的路,也跟付明宇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非常热闹。

直到包间门“砰”一声关上,他才回了神,回到自己的包间。

沈流云郁闷:“偏偏遇到这个人,大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。一看到他,我就想到我哥,被他害惨了。”

付明宇按着她坐到椅子上:“行了,犯不着跟他生气。我这不是正帮你哥扳回一局嘛,你一个小孩儿就别跟着掺和了。”

沈流云申辩:“我可不是小孩儿了。你不要小瞧人。”

“可不敢小瞧你,我是怕那些小人气着您。”

沈流云哈哈的笑起来,甚至到了前仰后合的地步。

等她停下来,问付明宇:“你请我吃饭,有事吧?”

付明宇对面看着她:“一是犒劳你一下,二是问问你嫂子的情况,她最近怎么样了?”

中间的感觉有点儿微妙,最早沈叶白和傅清浅情感博弈,没有确定的时候,他还算得上傅清浅的同盟军,不时帮她打抱不平。但是,自从傅清浅和沈叶白确定关系,他就很少联系傅清浅了。现在沈叶白被封闭治疗,傅清浅怀着孕在家,光是电话打勤了,付明宇也觉得不妥。

所以,想到和沈流云建立一个同盟关系。时不时向她寻问一下傅清浅的情况更妥帖。

沈流云了然,她吃了一口排骨说:“我嫂子现在挺好的,她妈妈过来照顾她了,自家人肯定更自在,我觉得挺好。”

付明宇有些担心:“她跟家里人的关系不是不好么?”

“跟自己的妈妈能有什么深仇大恨,我看范阿姨人挺朴实,就是琐碎了一点儿。可是,女人年纪大了,都这样吧。”

付明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吃过饭,付明宇要送沈流云回去。

被沈流云拒绝了,她吃得太多了,要走一走。而且,她打算到朋友那里去,离这里不远,刚好步行过去。

于是付明宇就先离开了。

沈流云沿着路边缓慢的行走,一边走一边给朋友发信息。

一辆轿车徐徐的贴近过来。

以为是付明宇,沈流云侧首望过来,看到车窗降下时露出的那张脸,她脸上的笑意彻底凝固住了。

“怎么又是你?”江方喻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。

江方喻苦笑:“你对我怎么这么大的意见?我好像不记得得罪过你。”

沈流云坦率的说:“你是没有直接得罪过我,但是,你对我们沈家做的那些事,就足以让我永远的讨厌你。哦,还有你妹妹,我也非常不喜欢。好了,我说得够明白了吧,江总?”她招了招手:“再也不见。”

说完,她转身穿过公园小路,走向另一端。江方喻驾着车,没法跟过去。

沈流云就这样将人甩开了。

临近预产期的时候,几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。

产检变得更勤了,只是因为傅清浅是第一次生孩子,范秋艳说不会生得那样快。一般有反应再去医院也来得及。

傅清浅也不想及早到医院里待产,孩子大了,时常觉得胸口闷,每天待在医院会更难受。

在熟悉的环境里还好一些,作息规律,可以减少一部分的焦灼情绪。

喜欢新欢有点儿帅请大家收藏:(m.00shuwu.com)新欢有点儿帅零零书屋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交趾猛人 青萍 我能掠夺避难所 我自深渊来 闺宁 天师不算卦 无敌至上神尊 宠夫(快穿) 那些年,我们遇见的渣渣 本法官萌萌哒 修仙界里的蚊子 听说你很拽啊 龙王医婿 边关小厨娘 超级怪兽工厂 权少强爱,独占妻身 君临天下 穿越 农女的锦鲤人生 青帝
经典收藏 大少归来 影帝的公主 撑腰 娇软美人[重生] 攻略那个渣攻[快穿] 他的味道好甜呀 甩不掉的超富男友 悍妻[医道] 鲜妻入豪门:大叔轻一点 法医夫人有点冷 深渊对峙 无限游戏 小卒过河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失恋后我闪婚了 陆太太是朵黑心莲 总裁不好惹:女人,休想离婚 协议搅基30天 他很撩很宠 如何诱捕打野
最近更新 和邪神结婚后 溺爱予你 荣誉老王[快穿] 职业替身,时薪十万 臣服 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又飒 毛绒绒娱乐公司 听说我很穷[娱乐圈] 是祸躲不过 结婚两不疑 没出息的庄先生 谎言之诚 小男友 [足球]亲爱的克里斯 和豪门大佬网恋后我红了 欲言又止最动听 她是古玩界大佬的全能医妻 被剧情强制娇软 红尘篱落 男主他突然有了智商[快穿]
新欢有点儿帅 公子齐 - 新欢有点儿帅txt下载 - 新欢有点儿帅最新章节 - 新欢有点儿帅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