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欢有点儿帅

公子齐

首页 >> 新欢有点儿帅 >> 新欢有点儿帅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女主她有锦鲤运 容修 法医星妻太妖娆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重生八零之全能女神 万花筒 江三爷的心尖宠 高能二维码 爱在流转时 伯爵大人有点甜
新欢有点儿帅 公子齐 - 新欢有点儿帅全文阅读 - 新欢有点儿帅txt下载 - 新欢有点儿帅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240章 240谢谢你,祝福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傅清浅不可思议:“沈叶白,你玩真的是吧?”

沈叶白似笑非笑,又伸出另外一只手。已经一千块了,最后他故意板起脸,曲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下,示意她安份。再唠叨下去,她就倾家荡产了。

他身起去洗衣服了。

那些都是孩子出生之后要穿的小衣服,和小袜子,还有小被子,被罩都要清洗一下。沈叶白不放心让雇佣的阿姨洗,怕洗不干净。他这个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便都拿去自己洗。

是沈流云告诉他,朋友生孩子之前都先把待产包准备好,都是生产当天要用到的东西。这样等傅清浅一有反应,提起包就去医院。以免到时候再收拾,心慌意乱,丢三落四。

就连待产包里所包含的东西,也都是沈流云拉着朋友一起去买的。

买的时候哈哈大笑,小袜子和小衣服都太小了,小得不可思议。它把袜子放到掌心,比划了一下,“这么大点儿的脚丫,那人得多小啊?”

买回来给沈叶白和傅清浅看时,几个人又忍不住一阵嘻笑。每一件婴儿用品都小得可爱,拿在手里怜爱又欣喜,满是期待。

沈流云连连喊着:“妈呀,太萌了,我的心要被萌化了。”

沈叶白洗这些东西的时候,也觉得自己的心要融化掉了。

那些小小的东西握在手里,就像将未来孩子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,满满的柔情,从未有过的温柔感触。

傅清浅刚躺到床上,床头柜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。

她抓过来接听:“喂,景笙。”

“有时间吗?出来见一面。”

傅清浅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了,她从床上坐起来:“好啊,你哪里?我过去找你。”

林景笙将地点告诉她。

傅清浅换好衣服,拿上厚外套从卧室里出来。

听到哗啦啦的水声,走过去一看,沈总大开着水龙头,双手沾满泡沫,盆子里更是饱胀,满满的一盆泡沫,白花花的,像把天上的云朵摘下来按进了盆里。

傅清浅忍不住一脸嫌弃:“沈总在洗棉花吗?”

沈叶白不悦的瞪她:“不要你管。”看她换好了衣服,一副要出门的架势。又问:“你要干嘛去?”

“哦,林景笙约我,估计有什么事要说。”

沈叶白说:“那你去吧,叫司机送你过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傅清浅又指了指盆子,提醒他:“快溢出来啦。你到底放了多少洗衣液,那东西一次不需要放很多的,太浪费了,也很难清洗。”

沈叶白催促她:“你快走,说了不用你管。”

他闷下头,想着怎么把那一盆白花花的东西冲掉。

傅清浅本来想出口献策,可是,看到沈叶白被俗事所困的模样又非常搞笑。她决定闭口不谈,暗暗的笑了笑,把这个超大难题留给他慢慢解决。她穿上外套转身出门。

林景笙知道傅清浅现在既不能喝茶,也不能喝咖啡,他刻意帮她叫了一杯热牛奶。

傅清浅坐下的时候,温度适宜,刚好可以喝。

她先喝了一口,才脱下外套,问他:“是不是沈叶白的事?心理医生跟你反馈了什么吗?”

沈叶白是病人,心理医生对他说话的时候,内容积极向上,就注定了有所保留。反倒是林景笙一直跟那几个人联系密切,所以,他一约她,傅清浅就微微紧张,担心有什么状况。

林景笙先打消她的顾虑:“放心吧,沈叶白的表现很好。医生说他很配合治疗,所以说,这个孩子来得真是时候。他给了沈叶白无尽的勇气,彻底激发了他的生命力。如果不是这个孩子,说服沈叶白将是一大难题。所以啊,永远不要质疑一个新生儿的力量。而父亲这个角色,也激发了沈叶白的使命感,他再不是为自己而活了。”

傅清浅想到沈叶白在洗手间里大战白色泡沫的一幕,觉得林景笙的话有道理。自从意识到自己当父亲开始,沈叶白变得更柔软了,但意志却更加坚定。多么神奇。

她舒心起来:“你这样一说,我就放心了。那你叫我来,只是闲聊天喽。”她正要感慨自己这些日子闲疯了。

林景笙忽然说:“我是来同你告别的。”

傅清浅微微一滞,抬起头来看他:“要回易城了?”

林景笙点点头:“我陪你回夏城,本来就是戴罪立功的,没打算在这里久留。现在沈叶白的治疗已经步入正轨,他个人也非常配合。而你的生活已经稳定下来,我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

傅清浅听完,笑了声:“你说得也是,你还要工作,而且家里人也一直盼望着你回去。总不能为了我的事,一再耽搁,是时候回去了。”

空气中弥漫着一层感伤,离别总是如此,令人不快。哪怕各奔前程,一样觉得不舍。

傅清浅喝了一口牛奶,压制酸楚的情绪说:“谢谢你为叶白做的一切,他的心理问题若能克服,你有很大的功劳。”

林景笙说:“千万别这样说,我不是说了,我做所有事情,纯粹是为了将功补过。好歹给我瑕疵的人格做了一些补就,真庆幸没有一直错下去,不然此去经年你再想起我,就是满满的憎恶了。我们曾经深厚的友情也将无从谈起,邪恶足以掩盖所有美好的回忆。一想到这个,我就惊出一身冷汗,一想到会变成你回忆中的一个污点,就感觉痛不欲生。”

傅清浅笑起来:“怎么会呢?不管什么时候想起你,都是美好的东西,厚重的情义。景笙,谢谢过去那些年你对我的照顾和付出,如果不是你,一定没有我的今天。”

她的眼眶已经涨满泪水,想忍,可是忍不住。

林景笙跟着笑:“看来你是真的原谅我了,这样我就安心了。本来我是打算负荆请罪的。”

“你别乱说了,我怎么可能真的怨恨你。”她又不傻,知道是人都有私心。但是,林景笙那些年对她的好,是真心还是假意,她都一清二楚。

所以,功过相抵,还是恩惠更多一些。

傅清浅抹了一下眼睛说:“谢谢你。”

林景笙淡笑不语。

到了真要分道扬镳的时候了,跟以前任何一次的虚张声势都不同。这一回,他们是真的要在彼此的生命里退场了。以后哪怕还会关心问候,但是,跟过去也不再一样了。

林景笙握着杯子的手指紧了紧,舍不得是一定的。这一天到来的时候,他撕心裂肺,昨晚更是一夜未睡,不断思索着告别的方式。但是,不管怎么说怎么做,心痛都在所难免。

他目色深沉的看了她一会儿,就像一个老者在审视自己的幼子。他勉强笑了一下:“忽然想到第一次见你的情景,那时候你的个子就不低了,但是,就觉得很小,像小妹妹一样。”

那样清澈如水的眸子,映着一点儿蓝天的颜色,就像两面充满魔力的镜子,一下子就把他吸进去了。

挣扎了这许多年,终于爬出来了。得以这样心平气和,面对面的再重新审视她。时光宛如白驹过隙,一切都不同了。

傅清浅说:“这些年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哥哥。”

林景笙点头:“我知道,只是,我这个大哥有的时候摆不正位置。现在好了,终于不会再错乱了。”

傅清浅不能再听这样的话了,不然真会痛哭流涕。本来她不是这么感性的人,但是,怀孕之后,神经还是变得敏感脆弱了。还有,就是林景笙这个人实在特别,她是她一段岁月的标识,自宋楚去世的那段时光里,这个人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。

她转移了话题说:“你离开,流云一定很难过。她才没了妈妈,还没完全从伤心中走出来。你又要离开了,她可能没办法接受。”

林景笙喝了一口咖啡,放下说:“我还没跟她说我要离开的事。”

傅清浅略微忧心:“如果你说了,她很难过,想跟你一起去易城,不然你就带她去散散心吧。”

林景笙“嗯”了声,说:“回头我跟她聊聊再说,我觉得再在的沈流云没有那么脆弱。”

傅清浅问他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“后天,机票已经订好了。”

“时间真仓促。”

林景笙笑笑:“反正东西好收拾,说走就走了。”

傅清浅本来要请他吃顿饭,和沈叶白一起,算是为他送行。但是,林景笙觉得没这个必要。他说:“下次吧,说不准什么时候又来夏城了。”

傅清浅听他这样说,只好作罢。

分开的时候,她给了他一个拥抱,“谢谢你,祝你幸福。”

林景笙的喉咙一下就酸透了,他声音低沉:“这本来是我要对你说的话。”

谢谢你,祝你幸福。

一把年头的情份,他觉得用这两句作结,再合适不过了。

谢谢你,并且,祝福你。

傅清浅从店里出来,已经是冬天了,有丝丝入扣的冷意。北方的天气,四季分明。

不是特别晴朗,天空暗沉沉的往下压。

空气就显得比往常更加冷冽几分。

傅清浅吸气的时候,觉得冷热气流交替,鼻骨更疼得厉害。

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她早就想过的。而且,林景笙同她一路同行,早该有自己的生活了。

现在他们终于不用彼此羁绊,各自开始,真是再好不过。

傅清浅调节阴郁的心情,脸上挂上笑。

司机还等在停车场,自从她怀孕,沈叶白就禁止她自己开车了。

还是沈家的老司机,脾气好,说话做事特别温和。不管傅清浅在外面停留多久,他都极副耐心。有时傅清浅会让他先回去,老司机多半还是等在那里。毕竟是沈家的老人了,尹青去世之后,他对沈家的小辈儿便格外怜惜。

傅清浅去到停车场,他果然等在那里。回家之前,他们先去了一趟商场。

林景笙独自坐到咖啡凉了。他扭头看向窗外,这个阴沉沉的天气,没准会下雪。夏城的冬天时常会下清雪,零零星星的,在地上飘落下浅浅的一层,温度却骤降。

喝了咖啡肚子里还是空,不光是肚子,五脏六腑都空荡荡的。

林景笙想,这时候吃点儿甜食,喝杯热奶茶,或许会好上很多。

他拿起外套出门。

果然,车子开出不久,零星的雪花就下来了。

每一片雪花都稀薄消瘦,可是,带着冬季特有的尖锐。

而室内却暖洋洋的,空气中满是甜腻的味道,细闻,是咖啡和烤面包的味道。

玻璃门被一把推开,一个高挺的男人携带一股冷风走进来。

沈流云抬头一看,马上一脸明晃晃的笑意。她的语气一直很夸张,现在还是这样。

“哇,大叔,你来了。”她从吧台绕过来,欣喜若狂的告诉服务生上点心和咖啡。

店里温度很高,林景笙脱掉大衣,说:“今天不喝咖啡,喝奶茶。”

沈流云吃了一惊,知道他不爱甜腻的东西。点心也只吃他们店里的,因为糖少,口味清淡。她又让店员把咖啡换成奶茶。

“大叔,你今天怎么想着到店里来了?”

林景笙靠到椅背上说:“谗你店里的东西了。”

沈流云嘿嘿发笑:“我是不是抓住你的胃了?”

林景笙愣了下,定定的看着她一脸笑。那样坦率又纯真,望着他的时候,眼神中永远充满期待。

只是,要让她失望了,而且是彻底失望。

想到这里,林景笙竟有一点儿难过。他神色暗淡下来说:“不过来吃,怕很久都吃不到了。”

沈流云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,张大眼睛:“为什么?想吃你可以随时告诉我啊。就算你不想过来,我也可以给你送过去。”

林景笙更不知道怎样开口了。

服务生已经将点心和奶茶端了过来,连她都知道林景笙的口味。老板那么上心,每次都刻意嘱咐,再笨也记住了。

她说了声:“慢用。”就离开了。

沈流云殷勤的把食物推到他的跟前,还是那样笑着:“快吃吧,大叔。”

林景笙忽然没有胃口,他看着沈流云说:“这边的事情都稳定了,我要回家去了。已经订了后天的机票。”

沈流云脸上明媚的笑意瞬间僵在那里,就像眨眼枯死的花朵。她先是惊诧,不可思议。慢慢的,又神色悲伤,眼眶中蕴满亮晶晶的液体,嘴巴一瘪一瘪。

林景笙最招架不住她的这个表情,马上说:“如果你想去易城玩段时间,我也很欢迎你。”

沈流云低下头,轻轻的吸着气。并未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嚎啕大哭。她微微的耸了几下肩头,说:“我哪里也不去,清浅姐怀孕了,我哥心理治疗还很不稳定,我得留下来照顾清浅姐。等孩子出生了,我还要看孩子,所以,可能这两年,我都没有时间去你那里玩了。”

她抬起头来,不仅没有哭,反倒刻意扯出笑。

她接着又说:“那时候你可能已经结婚了,也有了孩子。”

林景笙说:“不可能,哪能那么快。”

沈流云委屈的吸了一下鼻子:“怎么不可能,你都这么老了。”

林景笙无可奈何的笑了声:“是啊,我是大叔,已经这么老了。”

沈流云终于也跟着破涕为笑,眼睛里的泪水蒸干了。

须臾,她说:“不管怎么样,大叔,这段时间真是太谢谢你了。不管我哥,还是我妈,你都帮了大忙。如果没有你在,那段时间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过来。”

林景笙心中感叹,这个女孩儿真的长大了。在经历这一连串的家庭变故之后,她独立了不少。林景笙甚至觉得,沈流云其实远比他们想象得坚强。

尹青去世,大家都在担心她怎么办时,她是最先恢复正常的。现在她又主动跳出来,在沈叶白完全恢复健康之前,帮傅清浅挑起家庭的重担。

一想到她这个姑姑已经做好了带侄儿的准备,林景笙有些忍不住想笑。那场景在他的脑子中浮现,充满喜感和期待。

日后她也会成为妈妈,照顾自己的孩子。本来她自己还是个孩子,想象不到那时候会怎样。

林景笙喝了一口奶茶,问她:“你现在肚子还会痛吗?”

沈流云皱巴着脸:“吃了好多中药还是疼,看来是没有办法了。”

林景笙没有再说什么。

沈流云问他:“你回老家,一时半会儿不会到夏城来了,是不是?”

“嗯,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不来了。回去就要正式上班了,时间上不自由了。”

沈流云点点头:“也是。”她又问:“后天几点的飞机?我去送你。”

“不用送了,早晨七点的飞机,太早了。”

沈流云坚持说:“再早,我也要去送送你。”

林景笙想了下说:“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不想沈流云拒绝说:“算了,我现在心里很难过,一起吃饭的话,我肯定会喝酒。我的酒品你又不是没有领教过。”

林景笙再次被她逗笑:“满大街唱歌嘛,除此之外,还能有什么高超的技艺?”

“也许还有更丢人的举动,反正不去了。”她怕自己喝醉了,就又哭又闹,不许他离开了。

但是,沈流云再傻也知道,现在他已经没有再留下的理由。

这个时间商场里的人不多,傅清浅像刑满释放的人一样,推着购物车悠闲的在购物区里打转,生活用品和利于孕妇吃的零食都买一些。

正选购的时候,沈叶白的电话打来了。

傅清浅故意调侃他:“沈总把那一盆的云彩都挂到天空上了吗?”

“少瞎扯。”沈叶白哼声,接着问她:“在哪儿呢?中午回来吃饭吗?”

傅清浅说:“在逛超市,很快就回去了。”

“林景笙有事吗?”

傅清浅身体微微前倾,手臂搭在购物车上沉吟:“他来跟我告别,后天他就回易城了。”

沈叶白沉默了一下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很快又嘱咐她:“挺个大肚子不要瞎逛了,早点儿回来吃饭。”

傅清浅下意识站直身子反驳他:“我肚子哪里大了?穿上棉服谁能看出我怀孕了?”

她这副身板,怀孕四五个月的确不明显。但是,仔细看,还是可以看到微微隆起的小腹。

尤其傅清浅自己也说她怀孕了,那就确定无疑了。

江语然心不在焉的握着杯子,目光投射在傅清浅的身上。她早看到傅清浅了,从她推着购物车走过来,只是,傅清浅在打电话,没有看到她。江语然下意识闪身到货架后面打量她。

听到“怀孕”两字,她的手指抽筋似的一紧。连带牙齿用力,咬住殷红的下嘴唇。

江语然怔愣的站了一会儿,将杯子放回货架上,快速出了超市。

虽然没有再碰面,但是,走之前,林景笙还是给傅清浅又打了一通电话。

除了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之外,林景笙还刻意说到沈叶白。到现在沈叶白的状态还没有得到明显的缓解,至于方案是否合适,要试一段时间才知道。但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,留在这里的用处不大。而且,林景笙懂得的,傅清浅也都懂。

林景笙提醒她多留意沈叶白平日的状态,及时和心理医生沟通,问题就不大。

傅清浅叫他放心,她又说:“回去替我给叔叔阿姨带好,在易城的时候,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。”

林景笙说:“好了,多保重。”

一个眷恋多年的都市,临了,拖着一只箱子形单影只的离开了。

林景笙走之前的几个晚上,几乎都是整夜未睡。还抽时间到大学校园走了一圈,有关宋楚的记忆涌上心头,多少有些感慨。

但毕竟很多年的事了,是时候走出来了。

离开的那个早晨,林景笙起得特别早。乘出租车去机场的时候,天还蒙蒙黑。路上车辆稀少,汽车飞驰,城市高大的楼群一闪而过,将所有熟悉的印记甩到脑后。

林景笙默然的望着窗外,即便天没有完全放亮,这个城市的轮廓却一点儿不觉得陌生。

直到机场,天才彻底亮起来。天边由鱼肚白变成微微的孔雀蓝。

一下车,空气凛冽,冬季的味道非常浓郁。

林景笙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,一手拉着行李箱,往候机大厅走。

“大叔,等一等。”

沈流云从一辆出租车上跳了下来。

林景笙看到她,“不是发信息叫你不要来了。”

沈流云将一个袋子送到他的怀里。

“刚做好的甜点,路上吃,不然再吃到,不知道是几年以后了。”

她盈盈的笑着,眼圈却微微泛红。

林景笙吃惊:“一整晚没睡吗?”

沈流云没有回答他,她像小孩子一样张开手臂:“大叔,你给我一个拥抱吧。”

这个时候,这样的请求简直难以抗拒。

林景笙没有说话,而是直接张开手臂抱紧她。

“保重。”

“大叔,你也是。”

几秒钟后,林景笙放开她。他说:“谢谢你的甜点和咖啡,早点儿回去吧,我进去了。”

沈流云抿着嘴,无声的冲他摆了摆手。

林景笙点点头,重新提起箱子离开。

走出几步,只听沈流云在他身后大喊:“大叔。”

林景笙回过头来,很多人也闻声望过来。

沈流云到底还是哭了,一边掉眼泪,一边绽开笑容:“等我去易城的时候,如果你还没有结婚,也没有女朋友,考虑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?”她抹了一把腮边的泪说:“我想先排个队。”

林景笙迎着渐渐升起的日光,定定的看了她几秒钟说:“我答应你。”

沈流云终于又笑起来,高举手臂冲他使劲挥动,“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沈流云跑回去后,还是忍不住心里的难过,蹲在傅清浅跟前痛哭流涕。

她真的是蹲在地板上,抱着双腿,下巴扎进膝盖里掉眼泪。

傅清浅不行,她现在蹲不下,只得坐在她面前的沙发上看着她,不时抽出纸巾递给她。

沈流云不是让人帮她想办法的,她就是心里难受,想找个人说一说。

傅清浅说:“你别蹲在那里了,坐沙发上来。”

沈流云不动弹,她像只小狗一样蜷缩在那里,总觉得那个自我防御的姿态,可以缓解一部分悲伤。

时间还早,刚刚起床的沈叶白睡眼朦胧的从卧室里走出来。有起床气的沈总觉得口渴,一走出来半死不活的唤了声:“老婆,我要喝水。”

傅清浅顾不得理他,只说:“餐桌上有,自己去喝吧。”

沈叶白通过时,撞到了不明物体,他嫌恶的垂眸,看到被踢翻在地的沈流云。

沈流云尖声抱怨:“你走路怎么不看人?”

沈叶白很想一脚将她踢出去。

“大清早蹲我家地板上。”

他去喝水了。

意识依旧不是很清醒的样子。

傅清浅伸手拉起沈流云,解释说:“你哥有起床气,早上要游神一会儿,不要理他,我们接着说。”她想到什么,问她:“刚刚你不是说,林景笙答应你,等你去易城的时候,如果他没结婚,也没有女朋友,你们就在一起吗?”

沈流云蹲在那里点头:“是我主动提出来的,大叔答应了。”

正说着,喝完水的沈叶白,又梦游似的走了过来,吓得沈流云赶紧躲闪他。

沈叶白无视她的走过去。

等他通过,傅清浅说:“既然这样,你干脆现在就收拾东西去易城啊,他既然没结婚,也没女朋友,不是顺理成章在一起了。”

沈流云反对说:“不能这样投机取巧的,我已经说了几年之后。”

“为什么要等到几年之后?”

“吱”一声,卧室门又开了。

两个女人只觉烦人。

幽灵一样的沈叶白又晃了出来。

沈流云先下意识往傅清浅身边挪了挪,才说:“我现在不能离开,你怀着孕呢。而且,等你生了宝宝,我要帮你带孩子……”

沈叶白走过去了,又猛地退回身来,老远伸出大长腿踢沈流云。

“走开,谁要你带孩子。”

沈流云憋屈的望向傅清浅:“清浅姐,你看我哥。”

傅清浅伸手打了沈叶白一下,“哎呀,你烦不烦,我们女人说话,你就不要过来添乱了。”

沈叶白已经精神很多了,他淡淡说:“孩子跟着沈流云,智商会下降的。”

傅清浅反驳他:“不然跟着你,满满的起床气?”

沈流云在一边抱怨:“你看我哥,一点儿不识好人心。”

傅清浅倒是非常感激沈流云,她多喜欢林景笙啊,勇敢到这种程度不容易。但是,为了他们,还是愿意选择让步。所以,沈叶白也不见得是不明白,不领情。

傅清浅说:“你哥不是不识好人心,他跟我一样,觉得你这样太冒险了。”

喜欢新欢有点儿帅请大家收藏:(m.00shuwu.com)新欢有点儿帅零零书屋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武装风暴 擅长逃跑的朝日同学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喜欢你我说了算 美人持刀 异族婚恋事务所 别蹬腿,你还能再抢救一下!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澹春山 本法官萌萌哒 青帝 朝为田舍郎 从外卖小哥到全球教父 我没想当职业选手啊 暴力和亲指南 龙皇武神 边关小厨娘 穿书之舌灿莲花 龙王医婿
经典收藏 他的味道好甜呀 [娱乐圈]眼泪鬼神 强势逆袭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遇到你很高兴 重生之丁浩 周末修囍 偷生一个萌宝宝 所有人画风都不对 清风皓月一杯酒 先生,您的外卖到了 失恋后我闪婚了 绝世名伶系统 影帝的公主 怕蟑螂的男人 来自‘世界级’的坑害 重生之鸡毛蒜皮 八零后重生日常 糖心蜜意 娱乐圈之当男神变成忠犬仆人
最近更新 地府连锁酒店 偷走他的心许多年 山海高中 她是古玩界大佬的全能医妻 和邪神结婚后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那个在我坟头蹦迪的男人 绝对臣服[足球]. 他在夏日里沉眠 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 我在末世种田的日子(GL)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 来自‘世界级’的坑害 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国民男神是女生:恶魔,住隔壁 暗渡 萌版超英载入中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我从主神空间回来了 错撩
新欢有点儿帅 公子齐 - 新欢有点儿帅txt下载 - 新欢有点儿帅最新章节 - 新欢有点儿帅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